和丞-

你好啊。

这儿沈和丞,另一常见署名郑蓑
写文/指绘/手绘/头像是自己的摸鱼
主要挂在明/宋/晚清这几个圈里。

是一个疯狂喜欢徐渭先生的人。
【如果我连学习都做不好,怎么配喜欢他这个人。】

点文占tag歉

月末期末,彻底失踪,要产粮(并写出脑了七八个月的梗)的计划也没有完成。

很想写宪渭,回看一段之前是什么垃圾,又不太舍得删。

就评论点梗回来写文吧,(元旦左右)评论点时代背景/身份架空/正史某时间段/点个歌我按照歌的感觉写以及诸如此类的。

点的都会写,点多少都可以,悄悄希望可以详细一些。

(车梗就不(bu一(hui定(xie了。

(↑↑↑读前三个字和拼音。

就这样,占tag歉。

〔置顶〕是自己的废话

〔最末是主嗑的cp.〕

圈名沈和丞/郑蓑。
是一个狂热的文史爱好者,写文摸鱼。
从这条置顶出现开始就是个主混史同圈的。

沉迷徐渭无法自拔,我爱他。
是一种我宁可自己下半生少活十年二十年没有下辈子也期待他能青年金榜题名中年意气风发晚年平淡却鲜活的爱。有一个把中华书局的徐渭集抄完一遍的奇怪执念。

对宋/明/晚清/民国有一些了解,主要也产这一段的粮。废话说完了。

蹲史同圈,抓不出来。
偶尔产一些三体,猫武士和HP是童年。

我喜欢cp只想看他们相处,并妄图还原一个当年的模样,不论爱情友情或者攻受,只要是并肩在人间,只要是团圆一处,能共度一生。

沉迷宪渭,这对我能喜欢一辈子。
喜欢李杜/常徐/曾李/南陈北李,cp攻受不重要,我只想看他们在一起。

废话颇多,感谢观看。

是咸鱼的段子……
第一张是个封面……
有一点史罗和云维云.

关于面壁者的笑容
都是印象绘……可能形象不太正常???

〔心脏和脑子〕

是维德_(:_」∠)_
指绘,手残。

计划云维云情头。
下周回来画云天明。

一心一意学习去了。

我好想产维云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有人和我聊聊维云梗吗

明朝表情包〔1〕
前几张比较有病(你还有脸说啊)
最后两张私心

想说的其实在tag里(?)

〔维云〕雨水(1)


维德×云天明
    一个现代校园操作。
    私设年龄差。

    大概五次左右完结
  〔对于他们来说好像是古代了〕
  〔为认真写还没写完的维云刀子预热的糖〕
 

  1-
  维德第一次见到云天明是在程心家乡,那个东方的城镇少见阳光,雨水滴滴嗒嗒敲着人间各家门窗时难得一张迷蒙烟雨好景。
  但他不爱,他适合沙漠干涸的炽热,八月两点钟最大的太阳。或者极点深埋骨骼的大雪,凄厉的风肆无忌惮割着唯一露在冰外的人面。

  他想去远方,确实如此,他一直在找远方。他去过万世里一人独行的大地,在荒凉中踩踏着土壤和新芽,苦难打不死主动迎上门的客人。

  那时候他刚刚大二,还没有太多与众生的经验。他少有涉入这一摊子黏腻温柔无限放大随机细节的市井。有人的地方多有这些杂乱柔软又不惹人注意的线绳,一圈一圈放开 把人环上,定的住脚,从此靠语言交流,步履分毫不动。
  维德。
  人们呐喊着他的名字,但人们并不需要他。天明了该怎么过怎么过。如同环抱灯盏,无需长明。
  维德。
  这里是太平盛世。

  姑娘正高三,听说计划着考个科技相关的学校。家人有点慌了,找了多层关系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意外发现个远房亲戚的朋友家孩子在一个有名的大学读着那种一毕业基本就是扔个地方研究武器之类危险物品的学科,请回来劝。无非是多么辛苦多么困难,不想自毁前程。
  维德见到程心第一反应就是一个学文的姑娘。换句话说他懒得有第二反应,聊了几句不咸不淡学校日常之类。

  姑娘的家人都出去了,美名其曰给年轻人自由交流的空间,里意有点不抱大希望,不肯去直面有了前科的惨惨淡淡。程心聊了两句就把话题引向自己的高中生活,又问他介不介意带自己去趟医院,和朋友约好了要看一位不幸住院的同学,无奈家长难得放行。
 
 
  等着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像群雀鸟蹦跳着上了楼,他只觉得一阵被稚子包围后的烦倦。维德在附近转了几圈看着那座石头楼扯着青藤蔽身,很想抽支烟把它们点着,夸张想象一行灰烟云霄九万里。
  然后天上似是施了报应般扔下个东西,几近砸到维德的伞。也不能说天上,五楼开着窗,雨天里独此一扇,罪魁祸首是哪家一目了然。
  维德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书籍被沉疴之人推波助澜拍在地上。水淋淋的砖石碰出沉闷一声,青灰衬着雪白一帘纸格外刺眼。翻开的那一页似是被粗暴的揪起来然后攥在掌心掐揉过。

  鬼使神差的,维德捡起了书。一页写的话被雨水敲了几下也算是毫发无损,洇湿的地方软趴趴透出背面反向小字。
  正面是结尾一般的十余字,背面是段对话。
 
  “很好。”
  他死死抱住地上不住颤抖的人,虽然手还在抖但是面容出奇平静的人微笑着,毫不顾忌他试图去把这个刚从生死关隘拽到人间的冰壳子捂暖。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要知道这模样可是稀世难得的真实感。恐怕到了那边没有人会怀疑你排练好的绝望。”

  我是真正的绝望。

  先生,您经历过绝望吗,像是一个人被放逐。第一次那荒凉中每一寸土地的每一只蝼蚁我都想看到以此证明我活着,我想刨挖出生命。第二次我被扔进冰雪,没有人值得我生火,我在深重中学会放弃挣扎。第三次我在海洋,溺水没有恐惧,我想再掉的更深一点,也许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生物。那一座鲸落是一岛山河。第四次我在沙漠,一座流沙三四十米高,若是有人恐怕连个挣扎都没有。我恨不得在风中安安静静的倒下,可是它们偏偏要我飞。第五次我终将身处星河,我依旧不会挣扎不会吵闹,等那个不知名的时刻到来我就是尘埃,落在人间迟早见到您……我将化为星星中一颗渺小尘土,但我不灭。

  “先生,多谢您的夸奖。”

  这是哪里的故事,维德被挑起兴趣向前翻到开头,却发现书的封面被整整齐齐的撕掉,只留个扉页,上面工工整整写着赠云天明同学以及早日康复一类的话。

  ——  云天明。

  窗户合上了。

 

占tag歉\20fo点文

想不到我这条咸橘猫还会有二十人关注x
可了不得〔喜极而泣〕

欢迎诸位来点文qvq\周三考试回来点的都写一波qvq
〔我是说,考完试我还活着〕
如果我这个咸文手一周后还有人评论,也是可以写的
点的都写qvq

可点cp\曾李\宪渭\常徐\徐常\南陈北李\李杜\玄亮
嘉隆万的cp也可以考虑一下qvq不拆宪渭什么都好说
如果关注我的小可爱还有因为猫武士的话猫武任何cp都可以啦〔小声〕
带梗点可掉落糖x或者更长的文x没有就放飞自我啦

就这样x
〔以及,要考试了啊啊啊啊啊啊〕